诉讼案例大图一

上海浦东法院集中宣判9起“敲墙党”等涉恶案件 22名被告人因强迫交易、寻衅滋事、开设赌场等被判刑

  为深入推进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更好履行人民法院惩治犯罪的职能作用,今天下午,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以下简称上海浦东法院)对9起强迫交易、寻衅滋事、开设赌场等涉恶案件进行公开集中宣判,依法对22名涉恶人员判处有期徒刑五年至九个月不等的刑罚。

  在宣判的案件中,有4起涉及“敲墙党”的涉恶案件。其中,既有被告人垄断小区内敲墙打洞业务并强迫业主接受高于市场价格的敲墙打洞服务的强迫交易案,也有被告人为承接房屋敲墙等装修业务而采用恐吓、拦截等方式强行阻止被害人进行敲墙施工的寻衅滋事案。

  在一起强迫交易案中,郑某、张某分别系上海某装潢工程有限公司股东、上海某物业管理服务有限公司员工。法院查明,2018年初,郑某及黄某坚(另案处理)与张某相互勾结,从他人手中非法购得上海市浦东新区周浦镇某小区敲墙打洞业务后,雇佣多人,垄断该小区的敲墙打洞业务,并强迫该小区多名业主接受高于市场价格的敲墙打洞服务,累计交易金额共计6万余元。

  上海浦东法院认为,被告人郑某、张某强迫他人接受高价服务,情节特别严重,其行为已构成强迫交易罪。根据两名被告人犯罪的事实、犯罪的性质、情节和对于社会的危害程度,法院对郑某判处有期徒刑四年三个月,并处罚金4万元,对张某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5万元。

  而在董某、王某寻衅滋事案中,法院查明,两名被告人伙同郁某(另案处理)在上海市浦东新区惠南镇某小区内,为承接该小区内房屋敲墙等装修业务,采用拦截、恐吓等方式,强行阻止被害人进入该小区进行房屋敲墙等装修施工。

  “他们说房屋的敲墙必须让他们的人敲,黄沙、水泥等建筑材料必须到他们那买……还威胁工人如果给业主敲墙、打洞,他们就要打工人,就算是有‘漏网’的工人进到小区,他们还会到业主家中把工人赶出去。”与董某一样,同样从事装修业务的被害人袁某说。

  法院认为,被告人董某、王某同他人破坏社会秩序,拦截、恐吓他人,其行为均已构成寻衅滋事罪。根据本案犯罪的事实、犯罪的性质、情节和对于社会的危害程度,法院分别对董某、王某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一年九个月。

  主审法官表示,在“敲墙党”涉恶案件的被害人中,既有与被告人一样提供装修服务的竞争对手,也有需要进行房屋装修的普通民众。本次集中宣判,既体现了法院严厉打击“敲墙党”等涉恶分子的决心和力度,也有助于良好市场竞争环境以及和谐社会的持续构建。

  除4起“敲墙党”涉恶案外,在今天的集中宣判中,上海浦东法院还对被告人黄某明寻衅滋事案,被告人潘某、严某平、严某东、唐某开设赌场案,被告人黄某军寻衅滋事案,被告人李某开设赌场案,被告人孙某、邵某、陶某、庄某、吴某赌博案5起案件进行一审宣判,依法追究相关涉恶人员的刑事责任。

  延伸阅读:

  第一条行为人为寻求刺激、发泄情绪、逞强耍横等,无事生非,实施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条规定的行为的,应当认定为“寻衅滋事”。

  行为人因日常生活中的偶发矛盾纠纷,借故生非,实施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条规定的行为的,应当认定为“寻衅滋事”,但矛盾系由被害人故意引发或者被害人对矛盾激化负有主要责任的除外。

  行为人因婚恋、家庭、邻里、债务等纠纷,实施殴打、辱骂、恐吓他人或者损毁、占用他人财物等行为的,一般不认定为“寻衅滋事”,但经有关部门批评制止或者处理处罚后,继续实施前列行为,破坏社会秩序的除外。

  第二条随意殴打他人,破坏社会秩序,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的“情节恶劣”:

  (一)致一人以上轻伤或者二人以上轻微伤的;

  (二)引起他人精神失常、自杀等严重后果的;

  (三)多次随意殴打他人的;

  (四)持凶器随意殴打他人的;

  (五)随意殴打精神病人、残疾人、流浪乞讨人员、老年人、孕妇、未成年人,造成恶劣社会影响的;

  (六)在公共场所随意殴打他人,造成公共场所秩序严重混乱的;

  (七)其他情节恶劣的情形。

  第三条追逐、拦截、辱骂、恐吓他人,破坏社会秩序,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条第一款第二项规定的“情节恶劣”:

  (一)多次追逐、拦截、辱骂、恐吓他人,造成恶劣社会影响的;

  (二)持凶器追逐、拦截、辱骂、恐吓他人的;

  (三)追逐、拦截、辱骂、恐吓精神病人、残疾人、流浪乞讨人员、老年人、孕妇、未成年人,造成恶劣社会影响的;

  (四)引起他人精神失常、自杀等严重后果的;

  (五)严重影响他人的工作、生活、生产、经营的;

  (六)其他情节恶劣的情形。

返回顶部

咨询电话 17602175761
联系邮箱 17602175761@qq.com
联系我们联系律师
微信微信